自傷無色

得成为温柔的人啊。

我临盛世美颜……
折原临也是信仰……!
氪出来的 不亏 15551

考试时候画的……发的草稿纸用着真难受……

【喻叶】
破三轮车
每天都想日夜不休
叶修生日快乐!

我依稀还记得我是个画画的……

许墨x你 沉溺

·有一点黑

你是爱许墨的。

你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他撩你,你爱他。表面上你处于优势,情况一下逆转。

你无法确定许墨的撩究竟有何意图,他的接近使你心跳加速,偶尔过分亲昵的举动让你呼吸一窒的同时感到近乎悲哀。

可名为爱慕的种子一旦种下,便会疯狂生长,缠绕整颗心。

仅仅看着他是不够的,仅仅被撩是不够的,故作平静的外表下,内心在大声叫嚣着,想触碰他,想占有他,想要他的全部。

爱情使人盲目,你甚至没注意到许墨的变化,没注意到他越来越出格的举动,越来越深邃的眼神。

一个平常的夜晚,你结束工作回家,却发现隔壁许墨家的门开着一条缝,里面没有光,漆黑一片。你有些惊讶,印象中许墨是个严谨的人。

有些担心。你轻轻推开门,试图凭借记忆和微弱的视野找到灯的开关。沿着墙壁摸索,指尖触及到按钮,与此同时,手腕被人握住。房间内亮了起来,你却视线模糊,一阵熟悉而强烈的睡意袭来。失去意识的前一刻,你见到的是紧盯着你,神情与平时判若两人的许墨,不知为何,你放下了心。

再度睁开眼,你脑中一片空白,茫然地看着四周。陌生——随着这个词的出现,一切又重新想起。

——这是……被许墨绑架了?

你天真地想着。也许因为对方是许墨,竟没有太过害怕,手脚被绑上了,你挣扎着坐起,打量四周。这是一个略显阴暗的房间,设施极简,一张你躺的床,一张疑似办公桌的桌子,明明有桌子,却没有椅子。四面是墙,一扇门,外面应该还有房间,没有窗户。尽管温度不算冷,你还是感到一丝寒意。

忽然间门被打开,披着白大褂的许墨站在门口,见你醒了,顿了顿,关上了门走近。即使是这种时候,你的心中的小鹿仍然不争气地撞来撞去。他走到了床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你,神情陌生而危险,压迫感使你不由地后仰,就在你后脑即将靠到墙壁时他弯下腰,伸手托住,另一只手撑在你身旁,倏然的靠近使你猝不及防,心脏狂跳,一动也不敢动。你和他对视着,刚想开口,就被他突然覆上的唇堵住了嘴。这下你彻底蒙了。

——犯规了……教授。

氧气一点点被夺走,你的世界只剩下他。直到你憋得难受,他才放过你,“许墨……”你实在是想跟他说点什么,不料又是一阵睡意,“…等等……”你蒙眬着眼,喃喃道。“晚安。”他在你耳边细语。

再度醒来,仍是同样的房间。“早上好。”与上次不同的是,许墨拿着本书正坐你旁边,以一个温柔的微笑向你问好。“早……”而你竟还神使鬼差地回答了。
他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些,你觉得你也陷地更深了些。“许墨,你……”不等你开口,他已吻上。随之而来的,是又一次的沉睡,“还早呢,再睡一会儿吧。”

你的意识渐渐模糊,也明白了处境。

不知反复了多久,你已毫无时间的概念,也许只是几天,也许有几周,也许几月,也许更久。你的生命似乎只剩下他和睡眠,爱恋的花朵恣意生长,似乎一直沉溺下去这样也不错,但你仍想跟他说清楚。

“许墨,我有一件必须要跟你说的事。”啊……快要忍不住了。

“许墨,听我说完。”教授,你的蝴蝶想做画家。

“许墨,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。”这话果然起效,许墨有些发愣,你抓住这个机会深吸一口气:“我喜欢你。”脑袋发热,你觉得此刻自己的脸一定红透了。

“不然我为什么不反抗。”他似乎还有些难以置信,“……我会当真的。”

你仅回以微笑,“可以把绑着我的带子解开吗?”

天才难得地犹豫了。

你知道许墨在你睡着时经常是把绑着你的带子解开的,因为不怎么难受,且有几次醒来,手脚是自由的,是他忘了绑上。“反正我也逃不了。”

他思索良久,动作轻柔地解开你脚上的带子,生怕弄疼你。然后将你抱到地上转个身,解开你手的束缚。你甩甩重获自由的手,长舒一口气。

——“我的想法和你一样”其实有两种意思。

你转身面向许墨,仰头盯着他。

然后将他推到在床,欺身压上。

——不仅你想占有我,我也想占有你。

许墨显然被你的举动惊到,好看的眼眸微微睁大,但又很快镇静下来,嘴角不经意上扬,似在期待你下一步的动作。

你却后悔了,扑上去一时爽,看到他如此镇定,你……果不其然怂了,两手撑在他身侧,跪坐在他身上,强行与他对视装出气势来,对下一步却一片茫然。

天才不愧是天才。许墨很快就明白过来,你的一点点优势瞬间消失。他的手缓缓扣住你的手腕。“不继续么?”

在他笑吟吟的注视下,你咬了咬牙啊,有些不甘心,不知哪来的勇气,你俯下身,蜻蜓点水般啄了下他的嘴唇。刚想起身却被他一个反身压到身下。

“别闹了。还是我来教你吧。”

你可能要疯了。

就这样沉溺于海吧,你情,我愿,不好吗?

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
祝许夫人们都能拿到新卡!

大概是给自己的人设
窗子标志的上衣
临也的外套
不长不短不扎起来的黑发
……
突然有点欣慰这么多年总算有个人设了